...

《 爆乳性奴养成记 23 》全本完结版

2018-11-09 14:32:24人妻597阅读

    第二十三节:欲擒故纵  李琴对于爱情的渴望是十分强烈的,尤其是当她怀孕后,一种女人天生的母性之爱油然而生,她渴求一个家庭给予自己足够的温暖,她也极为渴求一个男人能够呵护她终老经过这一变故,李琴整个人憔悴了许多。她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而她身旁的依次是王露,曾丽萍,刘倩还有她的妹妹李君。我们回到了广贸大厦的房子后,几个女人抱作一团,纷纷为李琴打抱不平。这时候洋溢在李君脸上的,则是对于这种六女一男共处一室的房间产生了深深地神秘感,显然,这时候李君过来是十分搅局的,尤其她这个口无遮拦的孩子,如果将这里的情况说出去,那岂非火上浇油,让我苦心经营的这一切都毁于一旦?然而这时候大家的重点都在李琴的身上,而渐渐的孟琳似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别人和李琴说话的时候,她单独拉着李君聊着家常,她顺便一一将在场的人纷纷介绍了一下,这时候孟琳发挥了女主人的角色,她的这些朋友都是借居在这里,而孟琳也表现的落落大方十分好客的样子。从李君慢慢散去的眉头可以看出,李君对于这一切已经渐渐放下了戒备心。当然她一个小女孩,对于这种微妙的氛围想必不便做过多的揣测,更何况这时候的重点是她姐姐,而非她对这一切的看法。  经过大家一番劝说的李琴情绪平稳和许多,而李君也在这温暖的氛围下渐渐地被带动了,她眼含热泪抓住李琴的手,她为自己的姐姐不值,同时对于周边的这些姐姐们的关怀表示十分的感动。  「谢谢你们,姐姐们,多亏你们开导我姐姐了!」李君感动的说道。  「说什么呢,李琴的事情就是我们姐妹们的事情,李君妹妹,这都是我最好的姐妹们,她们比我的亲姐姐还好。」这时候孟琳说话了,她带着笑容看着眼前的王露、曾丽萍、刘倩还有李琴。而这时候与孟琳四目相对的李琴终于长出一口气,较为轻松的朝着孟琳笑了笑。在李琴心里,孟琳是她的老同事,她心里一直对于孟琳抱有愧意,加之现在孟琳愿意收留自己,同时在这时候能够出头为李琴说话,李琴心里充满了对孟琳的感激。在丈夫张能那里得不到的温暖,似乎在这里都可以感受到。  李琴轻轻的抚摸着腹部,似乎能够感受到肚子里孩子的心跳一样,她缓缓的说道:「谢谢大家,我现在真的很难在这时候把控住情绪,对亏了姐妹们的帮忙,我要健健康康的将孩子生下来,我要坚强起来,不能让张能看不起我!」李琴说到「孩子」的时候,特意瞥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一颤。我捉摸着,莫非这个孩子真的是我的?难道李琴早已心知肚明,然后在这时候才愿意投奔孟琳也就是投奔我?  「但是……」李琴说出这个字显得十分的郑重,她顿了顿说,「我不能没有一个家!」她的眼睛满含着热泪,她抬头看着我,然后突然间垂下了眼睛,两粒晶莹的泪水滚落下来。似乎这句话是对着我说的,我心里顿感百感交集,就仿佛我看到孟琳即将生产的时候,一种为人父的感慨油然而生,然而这时候我面对的不是我的结发妻子,而是这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女子。  「我要回到张能那里!那是我的家,最起码,那里的房子是我的!」李琴话刚脱出,惹得大家一阵惊讶之声。  「你疯了吗琴琴,这样的男人你还要吗?」大家异口同声的说着。  「我知道」李琴抿了抿嘴说道,「但是他对我很好很关心,我觉得我会感化他,我觉得他会给我一个温暖的家。当他跪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真的有所触动,我真的想跟他回家,我……我不想我的孩子没有父亲。」李琴这时候已经满脸泪水。  这时候李君不知趣的喊道:「可是,你知道孩子是……」我就知道李君开口没有好话,踢了一下李君的脚,她一下子停住了。  「是什么?」孟琳好奇的问道。这时候李君的脸红的简直像一个红苹果,她支支吾吾的说道:「我说,姐姐你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吗?你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里,孩子会受苦的!你这不是为孩子考虑!」我听李君说完,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地了。而孟琳的眼神再次转移到了李君身上。  「琴琴,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你可以选择回到张能身边,但是你能否保证张能不再出卖你吗?你能保证你不会再一次哭泣的跑回娘家吗?张能是个渣男,他是个混蛋,你回去就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你要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考虑啊!」孟琳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李琴。  「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医生说我的子宫壁薄,如果我这个孩子流产了,我以后就再也不能生了!」李琴说道,她的眼神再次凝在了我的身上,似乎还在问我,这个孩子要不要,要不要?  面对李琴的是几个人深深的沉默。这时候坐在一旁的刘倩说话了,刘倩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她听了来龙去脉,同时她也是临产的孕妇了,她就如一个资深的专家一般的开口了:「琴琴,生孩子是女人的能力与义务,既然你非生不可,为什么不找一个能力好一点儿的男人,而要盯着张能不放呢?」刘倩的这句话似乎再说她自己一样。  李琴看着刘倩,不禁瞪大了眼睛,她不理解刘倩的意思,然而在场的其他人都明白了。  李琴嘟囔着:「那,谁能够给我这样的家庭呢?我已经是残花败柳,谁能够给我一个名分,让我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母亲呢?」在场的所有人都深入了沉默,似乎李琴是在等我的回复,然而我心里五味杂陈,已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吃过了晚饭,李君示意自己要走,我说着要送送李君,这时候李琴追上来说道:「廖峰,你能不能顺便把我带回去!」  「你决定了?」我问她。  李琴点点头。  路上,李琴一路沉默着,李君抓着李琴的手,关切的问着李琴:「姐姐,你真的决定回到姐夫身边吗?」  「我也不想去,可是,我没有其他退路了!」李琴悠悠的说着,而这几个字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  「你现在回家安全吗?」李君关切的问着。  「现在我到哪里都是累赘,不如让我自生自灭吧!」李琴悲戚的说着,似乎意有所指。  「姐姐,你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姐姐我怎能让你自生自灭,不如你回到我这里,我来照顾你!」李君劝说道。  「不用了君君,我去了会连累你!」李琴顿了顿,她察觉到通过这种旁敲侧击对我没有太大作用,她直入主题的说道,「我是回去拿点儿东西,我只能先麻烦你的琳琳姐和峰哥了,现在也没办法去别的地方了!」这时候我似乎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李琴的那双乞怜的眼睛。她是在等待我的回音,她寄希望于自己腹中孩子的父亲,她已经笃定了我就是那个终究要为她负责的人。而对于这时候的李琴,我终究是犹豫了。我的脑海里满是李琴在我胯下呻吟,淫液四溢的样子,我何曾想,这样一个貌美的花季少女,愿意蜷入我的怀中,甘心为我生儿育女。而我思来想去,李琴这样思想单纯的人,她会不会单单只是寄希望于一个容身之所,还是她对于孟琳的位置有所觊觎?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然间一震。对于李琴的目光,我选择了漠视,然而我的心跳在告诉我逃避是不可能的,我何不利用这时候李琴对于张能这层婚姻关系摇摆不定的态度来牵制住李琴呢?这时候李琴的心是极度脆弱的,只要我或者张能能够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她何曾不想稳定下来呢,毕竟身为女人尤其是即将做妈妈的女人,真的有太多身不由己了。  这时候李君也跟着说道:「峰哥,我姐姐这时候也只能在你们家待一段时间了,真的要麻烦你和琳琳嫂子,要在这段时间照看一下我的姐姐。」我知道这是李君借着李琴的话说的,她的话里含着两层意思,一者我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二是李琴这时候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委托我来照顾李琴了。我想着便顺着她们姐妹俩的话说了下来。  「琴琴,这段时间亏待你了,在我们家你就放心住吧!李君你就放心吧,李琴是你的姐姐,也是孟琳的好闺蜜,我们肯定会好好照顾她的!」说到「闺蜜」这时候李琴盯着我的目光一下子挪了下去,她似乎对于这种与孟琳很微妙的关系也讳莫如深,即便是在这只有三个人的地方,她仍旧显现出一种羞涩之情。  李琴停了停,微微一笑说道:「峰哥,应该是麻烦你们了,琳琳跟我说的那些话让我受益匪浅!」她的语调满含了可怜楚楚的淡然。  「那你还回到张能身边吗?」我问道。  「你们说得对,他对我无情无义,我回去的话岂不是比入十八层地狱还恐怖?」李琴似乎心态极为轻松的说下了这句话。果然李琴始终在等着我说那句收留她的话,她似乎借着肚子里的孩子,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一些什么似的。  李君见自己的姐姐已经想开了,也长出一口气说道:「姐姐,我听你这么说就放心了。」  不一会儿,李君的家到了,李君和李琴告别之后就匆匆下车了。车的发动机启动的时候,只听李琴一声叹息。我问道:「怎么了?」  「峰哥,我可以单独和你聊聊吗?」李琴说道。  「当然可以,那去哪儿?」我问道。  「去我的新房吧!」李琴说。  「张能不是回来了吗?」我说。  「那房子也有我的份,我没必要顾忌他!」李琴回到。  「那你不害怕张能再出卖你一次?」我问道。  李琴顿了顿,她似乎也察觉到害怕,但是仍旧淡定的说:「这不是有你吗?」李琴的手轻轻的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一个弱女子从来没有过的无助之感,她的心极度的挣扎着,但是这时候的李琴已经不能够再表现出懦弱的态势了。她和张能的婚姻早晚都要解决,她无论如何要出面,而今晚的出行,似乎是拉上了我这个保镖一般。  推开了李琴的新房,满眼是新婚的双喜,还有喜庆的结婚照,房顶的拉花还没来得及扯下来,房间里结婚时候喷的香水似乎还没有完全散去,一种浓重的喜庆却被一层清灰蒙上了淡淡的伤感。李琴走过客厅,一手抚摸着墙上的结婚照,一手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禁黯然神伤,掉下泪来。我走上前去,扶住李琴,猛地,她含着泪水扑倒在我的怀里,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很清香。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一个即将为人母的女人之香。我轻轻抚摸着李琴的头发,发丝之间也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李琴是个很简单的女人,思想简单,人更简单。然而这时候,她面临的几乎是一个机智的女人都无法承受的重担,在我怀里的李琴显得比平常更加的娇小柔弱,让我更有一种欲望去保护,去掌握她。我们长长久久的拥抱着,就好像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慢的听不见秒针声。  突然,李琴轻轻的吐露几个字:「峰哥,我觉得我已经离不开你了,不为了孩子,只为我,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抛弃我?」  李琴口中的「抛弃」让我为之一颤,我问道:「为什么你会说我会抛弃你呢?」  「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孟琳、王露、曾丽萍还有刘倩……我在她们当中只是个很普通的女人,比不上你的老婆孟琳,也比不上身材好的王露,更比不上贤惠的曾丽萍,还有漂亮的刘倩……张能抛弃我了,你可不能抛弃我……」说到这里,李琴居然泣不成声,「我……我愿意给你生孩子……不求别的……只求你不要……不要抛弃我……不要……不要抛弃我……」李琴已经哽咽的语无伦次,我抚摸着李琴的背,透过她柔顺的头发,奢享着年轻少妇身上独有的韵味,李琴脆弱的心亟待全线崩盘,她寄希望于肚子里的孩子,希望用孩子拴住我,但是内心的恐惧却让自己阵脚全无,她一面用张能来做挡箭牌,另一面却深知张能实际上靠不住。但是李琴虽然单纯,她还是知道她不可能在没有任何名分的情况下为我生孩子,她在没有任何头绪的时候,终究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她在祈求在我这里留得一席之地。  「可是张能才是你的丈夫,你终究要给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父亲的!」我要故意将李琴的话搪塞了回去。  「我……我……」李琴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知道一味的哭泣。  在这段婚姻中,牵涉到的可不仅仅是李琴和张能两个人,还牵涉到他们双方的父母长辈,我相信在双方父母共同祝贺下的婚姻,不论是张能还是李琴都不可能轻易打破。尤其张能是同性恋的这一事实,既然张能能够选择结婚,既然张能能够把自己的老婆轻易拱手让人,那么就可以说明张能心中,自己的老婆李琴不过是个玩偶。张能想在婚姻的保护伞下,隐蔽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同时能够让自己堂而皇之的与自己的同性恋伴侣交往。而为了大成这样的目的,他唯有将李琴内心建立的婚姻之梦彻底推翻,让李琴对于婚姻彻底丧失信心,同时张能也不会同意李琴离婚的要求。这也就是为什么张能见到李琴的第一面就是跪地认错,而认错之后还能够狠心将李琴退给那个肥头大耳的王总。一则是李琴的贞操在张能心中已经不值钱了,一则是张能还能在自己的老婆被奸淫的事实下激发他变态的性欲。但是最关键的是,只有在李琴与张能的婚姻关系中,李琴的孩子生下来才名正言顺,否则李琴将背负不洁的骂名。  这时候的李琴也不敢轻易的捅破这层窗户纸,她的方法已经用尽了,但是我的态度已经表明,我是不可能承认李琴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最起码这时候不会。这时候的李琴虽然已经已经止住了哭,但是内心仍旧是彷徨不安的。  这时候,只听门口一声开锁声。李琴惊得一下站了起来,只见张能醉醺醺的带着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人进来了。张能本身摇头晃脑的,但是当他看到了李琴时,他的双膝一下子软了下来,噗通一声,张能跪在了地上。而他身旁的男人见状赶忙慌不择路的跑了。  「琴琴,你终于回来了……我……我答应你……我们从今往后好好过……好好过……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张能醉醺醺的,但是他的言语里满含着真诚,惹得李琴刚止住的泪腺一下子迸发出来。李琴捂着嘴,她无法理解这么情绪多变的张能,但是这时候他跪在自己面前,一双俊俏的脸看着李琴,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大概都要被张能这幅真诚的样子打动了。李琴终究是个心软的人,但是她此刻在踌躇着,她双手捂着嘴巴,全身颤抖着看着张能。  「琴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财迷心窍……我该死……我已经把钱退给了王总……你看我也因为这件事被打惨了。」说着,张能将自己的衣服解开,一身壮硕的肌肉上布满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斑痕。张能这时候已经摇摇晃晃要跪不住了,他一步步爬向李琴的方向。而李琴则是一面哭泣一面后退着,她疯狂的摇头,双眼绝望的一闭,滑下两行泪水,滴答滴答落在地面上。可是跪着的张能终究抓住了李琴的双腿,李琴抽泣地说不了话,不知道她是感动还是伤心,很难想象一个女人经过这样的一种心理过山车,看到自己的丈夫如此真诚的道歉,她心里会怎样看看,会怎样想呢?李琴大概很难理解,为什么张能会这么轻易的给自己道歉,往日的情分似乎一下子涌上了心头,然而李琴内心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张能,他的假面实在太迷人,也因此他一次次的伤害了李琴的心。李琴几乎没办法琢磨透张能的心,她已经不敢再相信张能了。  李琴的双腿开始挣扎着,她踢着张能,并且不断的后退着,高跟鞋咚咚咚的抵着张能的胸肌,张能的脸都痛的拧巴在一起了,然而他却喊也不喊,只是痴痴的看着李琴。李琴躲开了张能的目光,而单单望向了我这一边,她似乎再告诉我她不会原谅张能的。然而对于我来说,她此刻如果能够和张能假做破镜重圆,那岂不美哉?但是李琴内心对于张能还有一股强烈的气没有撒出来,这时候如果不撒,恐怕之后也没有机会了。  我站了起来,拧了拧手头,张能一味地望着李琴,没有顾得上我这边,我几步走上前去,一把抓起地上的张能,拉住了他的胳膊,将他拎了起来,我看到了张能泪汪汪的眼睛和红透了的面庞,这时候我对着张能的腹部就是一拳,张能痛的将今天晚上喝的酒全部喷了出来,房间里充斥了一股浓重的白酒味。李琴见状赶忙想上前阻止,这时候我说道:「张能,这是我替李琴打的,为的是你见利忘情!」紧接着,我对着张能的腹部又是一下,两下,三下……张能没有丝毫的阻止,而是在这一次次的挨打下似乎释然了,他闭上了眼睛,面庞狰狞而解脱。张能知道,唯有这样,李琴才能够激发内心的善意,才能够原谅自己那丧尽天良的行径。  这时候,李琴抓着我的手大喊着:「峰哥,峰哥,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我松开了张能,他瘫软在地上,这时候李琴拿着纸巾,给张能擦拭着。张能见李琴给自己擦嘴,一股牵强的笑意浮上了面庞,然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从腹部传来的痛楚。他的双臂拥抱着一旁的李琴,李琴没支撑住,两个人直接在地面上拥抱在了一起,李琴拥在张能的怀里,一股不易察觉的羞涩与笑意也在她的嘴旁略过。这似乎可以理解为幸福,也可以理解为释然。李琴的头轻轻的依偎在张能的怀里,还没干的眼泪顺着眼眶滑落在张能的身上。  我见这小俩口的情绪都需要一段时间来沉淀,于是起身准备走的时候。李琴突然间起来,她追在后面拉住了我的手:「峰哥,能不能今夜陪陪我……」我疑惑的看着李琴。  「那你的老公张能怎么办?」我问道。  「他今天醉醺醺的,等明天起来再收拾他!」李琴的脸上终于展现了久违的娇羞。  「和好了?」我问道。  李琴微微的点点头,她撇了撇地上躺着的张能,只见张能已经醉倒在地,呼呼呼的打着呼噜了。  我拉着李琴来到了车上。  「峰哥,自从结婚那天,我就已经是你的人了!」李琴坐在副驾驶座上,拉着我的手说着。我疑惑的看着她,她说的是闹洞房的那天,也大概是那天,李琴才怀上了我的孩子。她见我疑惑的看着她,抿了抿嘴,垂下眼睑,继续说道:「结婚之后,张能就一直没有碰过我,他时常带男人回家过夜,他总说那是他的朋友,让我不要管他。我其实早就怀疑他是同性恋。因为我知道他妈妈对于他管的很严,加上他那么多年都在部队里,很少接触女人。他知道她不可能和男人结婚,因为他妈妈十分着急抱孙子,我想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吧,他才对我恋恋不舍。我不知道他对于这个孩子是什么想法,我很忐忑!」  「张能确定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吗?」我问道。  「我不知道他却不确定,因为我完全可以在他醉倒的时候与他发生关系,应该说他不是同性恋,而是双性恋。结婚前他也和我发生过关系,他的性欲很强,非常强。但那已经是结婚前半年多的事情了!」李琴对于我几乎毫不避讳的说着自己与丈夫的性关系。  「你知道如果没有孩子的话你会怎么样?」我问道。  「如果没有孩子,我和张能的婚姻很可能持续不下去了,因为我流产之后不可能再生了!而他妈妈是不可能容忍一个不孕不育的儿媳妇的。」李琴转而面向我,「可是我愿意为你,为你生下这个孩子!」  「如果张能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呢?」我问道。  「我相信我能够说服他,如果我能够允许他婚外情,那么他……」李琴脸一红,她意识到我是在故意引导她,她没想到自己也能想到如此淫乱的主意,她的玉手轻轻握成拳,在我胸口轻轻锤着。  我的手伸过李琴的腰,轻轻地在她有轻微赘肉的腰上捏了捏。李琴的身子一颤,往前一挺,原本硕大的乳房更是在衣服里被撑的饱满至极,就仿佛一个即将爆炸的气球一般。我轻轻地剥下李琴的衣服,两颗巨乳弹跳出来,在夜晚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迷人魅惑。一股香水夹杂奶香的味道铺面而来,而这时候李琴的乳头早已经涨的非常大,她极力的挺着,亟待着有个人能够解放她饱胀的乳房,吸空她的鲜乳,像个孩子一样。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李琴的乳头,来来回回的捻着,李琴感受着从乳房传来的阵阵酥麻之感,闭上了双眼,就在我捻动的时候,乳房阵阵的胀感更让李琴感觉窒息不已,而渐渐搓热的乳头崩开的乳腺犹如刚开的喷泉一般,两股细细的乳汁从李琴的乳头中喷涌而出,将李琴的衣服都打湿了。我继续脱去了李琴的衣服,露出了她的腰,李琴感受着胸部释放乳汁传来的阵阵快感,大力的呼吸着,两颗硕大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起伏而抖动着,就好像两个移动的喷泉一般。不一会儿,乳汁喷涌尽了,变成了涓涓细流,我再次轻轻地捻动着李琴的乳头,阵阵痛感再次刺激着李琴的身体,她不断地扭曲着身体,并开始间断的呻吟着:「啊啊啊……嗯嗯嗯……峰哥……不要折磨我了……啊啊啊啊……」李琴的淫叫声不断的激发我对她乳房揉捏的力度,而李琴不知不觉中也从这折磨中获得了阵阵快感,她对于涨奶而引发的痛感渐渐转变成被除了丈夫之外的男人肆意的玩弄自己身体的被羞辱的快感。尤其是这时候,她似乎意识到出卖自己的身体,也是给自己的丈夫一种报复,而这种近乎变态的淫乱之想,让李琴更加疯狂的卖弄自己的风骚,她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丰臀,也加大了自己淫叫的声音。  这时候我和李琴都在车里,突然间一个电话将我和李琴的调情打断了。李琴摸起了手机,发现是张能,她便摁掉了。没一会儿,张能再次打了过来,李琴接了,电话那头,张能还是醉醺醺的说着:「琴琴,你回来吧,求求你了,我没有喝醉,我清醒着呢……你原谅我了对吗,所以你回来吧……我不能没有你!」李琴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我,我朝她点了点头。于是我和李琴收拾收拾,下了车,返回了李琴的家里。  开门的张能弓着腰,想必刚才的几下有张能受的,他睡醒了,居然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了李琴。这时候的李琴的性欲正浓,半裸的张能看到李琴,也是一个大拥抱楼上来,李琴被眼前满身酒气的张能一搂,突然也是连推开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她对于张能的情感,更多的是同情与怜悯。因为她终于有这么一天可以压制着张能了。  关上了门,李琴吻了吻张能,这时候,六神无主的张能突然间似乎清醒了一般的看着李琴,又看看身后的我。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李琴:「琴琴,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由着你好吗?」张能看看我,又看看眼前的李琴,继续说道,「不管你干什么,我都同意!」  李琴这时候已经被激发的性欲让自己胆子无形间大了起来:「如果我要你和我做爱,你肯吗?」  张能顿了顿,说道「我……我……我肯,当然肯!」  李琴转而拉着我的手,继续问道:「如果我和他呢?」在李琴心里,丈夫依旧是天大的权威,纵使她再大胆,她再瞧不起张能,她再想羞辱张能,她依旧无法打破桎梏,她终究向张能开了这个口。纵使她知道这种问题问了也没多大作用。然而张能的反应让她始料未及,张能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他只是痴痴的站着,一言不发。李琴的手里满是冷汗,她无法面对面前的自己的丈夫,她更难以置信的是自己对丈夫提出了在他面前与别人性交的提议,她几乎想透了千百种与丈夫的对峙语句,可是张能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李琴要说的话骨鲠在喉。她想质问张能如何能够斗胆在她面前带入一个又一个男人,她想质问张能如何能够在自己被凌辱的时候还能够在视频那头自慰,她想质问张能如何能够在因为两万块的诱惑而将自己拱手让人。她猜想一个男人的尊严会让张能严词拒绝自己的要求,可是她没想到一面张能口口声声的说自己重要,一面张能却默许自己的妻子可以在自己面前与陌生男人性交。  张能愣愣的站着。  我从后面猛地抱住了李琴,像刚才一样解开了李琴的衣服,揉搓着李琴的乳房,汩汩乳白的奶子从李琴的乳头冒出,顺着我的臂膀滴落在地上。张能瞪红了眼睛,这种画面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然而这时候李琴渐渐淡去的性欲却被这个举动深深的激发了起来,我用力的挤着李琴的乳房,乳汁如喷泉一样喷洒在地上,喷洒在墙面上,甚至喷在了李琴和张能的结婚照上——照片上,李琴与张能笑着,笑着那么甜,那么美。  这种反差大大的激发着我的兽欲,我伸手探索着李琴的阴唇,一张一合,汩汩的淫液顺着两指不断的流出。而李琴被我这样上下夹击,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只见醉意袭身的张能看到这一幕居然不自主的勃起了。他站在那里,为了避免尴尬,他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我脱去了李琴的全身衣服,一个全裸的,浑身被乳汁浸泡的鲜美的女体展露在我和张能眼前。张能几乎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李琴的身体,而这时候的李琴更是羞愧难当。她跪在我的裆前,拉开了我的拉链,将我勃起的硕大的鸡巴含如口中,我看到这时候的张能拳头紧握,浑身颤抖。李琴熟练地给我口交,这几乎是我第一次感觉从身心征服了这个柔弱的女子——借由她的丈夫张能之手。  阵阵的酥麻感猛烈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李琴的纤纤玉口并不能完全的将整根鸡巴含入口中,但是她的动作轻柔无比,和她这种温婉的性格极相似。我伸手去捏李琴的硕乳,她的奶子在一阵阵口交中来回晃动着,而乳汁也顺着身体流到了阴毛深处,只听一阵阵爽脆的拍打声「啪啪啪啪啪啪啪」李琴的硕乳阵阵的互相拍打着,时不时地有那么几滴奶子滴落在我的裤腿上。  李琴阵阵的口交柔缓,随着口交的深入我感觉龟头传来的刺激感越发的强烈,随之我把住李琴的头,对准李琴的喉咙进行了一次次深入的「探索」,喉咙从一阵阵温润玉滑中渐渐滑入紧致异常的喉管,李琴被插的脸涨得通红,不住地咳嗽着,而我此时也已经不顾咳嗽不咳嗽了,深深地被李琴深喉的紧致快感吸引住了,「噗嗤噗嗤噗嗤噗嗤」李琴的唾液横飞,整个人已经被插的迷失了神志。当我拔出大鸡吧的时候,李琴一阵猛烈的咳嗽,伴随着的是大力的喘气。这时候,我捏住李琴的两枚硕大的奶子,将湿润的大鸡吧对准李琴两枚奶子中间,用力地挤压着,乳汁还是不断的涌出,浸润着夹在奶子中间的大鸡吧,一阵阵乳汁的清香不住地传来,李琴的乳房被捏的疼痛不已,整个面容几乎都拧巴在了一起。但是红扑扑的面容告诉我,她是极度享受这一过程的。  我一面用手捏住李琴两颗乳头开始乳交,一面挑弄着李琴的阴唇,一个美如初绽鲜花的小穴。我拨弄着柔滑的阴唇,挑逗着已经勃起来的阴蒂。张能看得眼睛都直了,对于他,他似乎也开始享受这种将老婆拱手让人的羞辱感,或者可以说他是在享受着这种违逆道德带来的性之快感。因为对于张能来说,李琴妻子的身份似乎并不那么稳固,维系这种婚姻关系的,很大程度上是亲朋好友的口舌,还有社会舆论与道德的准绳,也因此,他对于自己妻子被别人凌辱的情况,也显得比一般人更易接受,或者更容易享受这个过程。  我双指插入李琴的嫩穴中,经过了一天的挑逗,李琴的小穴早已经敏感的胜过处女地,我轻轻地挑逗便引起了李琴强烈的高潮反应,涨得通红的阴唇一张一缩,似乎在吞噬者我的手指,我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吸力。  这时候,我站了起来,挺着硕大的鸡巴。我发现张能的眼睛不是盯在地上自己的老婆身上,而是盯在了我的大鸡吧上。也难怪,他喜欢的是男人,我才反应过来,给张能强烈性冲击的,可能不单单是自己被凌辱的老婆,还有一个硕大的男人的鸡巴。我被这种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但是这种感觉转眼就消失了,眼前的是一个美乳孕妇正等待这硕大的鸡巴的侵犯。我抱着李琴的腰,大龟头抵住李琴的阴唇,轻轻的挺动着,刺溜一下,一阵紧致包裹着我的鸡巴,我感觉李琴整个人的身体都在用力,最为舒适的温暖的阴道紧紧的夹住除了丈夫之外的男人的鸡巴,而且宾至如归丝毫部生疏。我用力一挺,直捣黄龙,李琴整个人都在颤抖,这种反应更加激发我身为男人的征服快感。  啪啪啪啪啪啪,阵阵撞击声响彻房间。随之而来的是李琴不能自已的淫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峰哥……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峰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能被这一幕惊得浑身发抖,他颤抖着解开裤子,掏出了自己的鸡巴。这时候他的鸡巴已经勃起,他不住地套弄着,抚摸着自己硕大的胸肌,捏着自己的乳头,他闭着眼睛幻想着,大概是幻想着和一个男人做爱。而他的耳畔则响彻的是自己的老婆的淫叫声,起起伏伏,不眠不休。

本站视频无人值守全自动收集,本站不保存、复制或传播任何视频,所列的内容仅做宽带测试,如有侵权请根据播放页信息自行联系视频源提供者,本站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最近更新 - 反馈留言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必应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神马爬虫

Copyright 2018 vbd8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绿色黑色黑金透明橙色蓝色粉色红色